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aple | 29th Nov 2010, 12:21 | 報刊摘要, 聆音 | (6630 Reads)

《陀飛輪》是黃偉文又一傳世之作。

文中第三段「『陀飛輪』英語為Tourbillon,法文作whirlwind」,明眼人一看就知錯,該不是由這個網站抄來吧……

 

陀飛輪 18/5/2010 梁偉詩    

【文匯】詞迷之間流傳著這樣的兩句話:「林夕引進門,皈依黃偉文」。被譽為香港詞壇「兩個偉文」的夕爺(林夕原名梁偉文)與阿Y(黃偉文),的確又是香港流行詞壇並峙的雙峰。阿Y詞風刁鑽、巧思不絕,Y系最為人津津樂道更是儼如各式「時裝line」的系列歌曲。如「小姐系列」:〈不歡樂小姐〉、〈怕上鏡小姐〉和〈超友誼小姐〉;陳奕迅「病態愛情」系列:〈大開眼戒〉、〈防不勝防〉和〈十面埋伏〉。其中阿Y在何韻詩的「性別系列」中大放異彩,〈光明會〉、〈嘆息橋〉、〈願我可以學會放低你〉、〈露絲瑪莉〉、〈勞斯.萊斯〉、〈汽水樽裡的咖啡〉、〈查理淑儀〉和〈金剛經〉等等,首首破格精緻、別出心裁。隨着年齡增長而心態有所轉變,阿Y近年積極發表「成年男人玩具系列」,包括〈葡萄成熟時〉、〈人車誌〉、〈裙下之臣〉、〈沙龍〉和收錄在陳奕迅EP《Time Flies》中的〈陀飛輪〉。

「成年男人玩具系列」的獨特之處,在於阿Y非常善於捕捉不同「玩具」形式的特點,如〈葡萄成熟時〉以釀酒過程比喻情感經歷,藉探討「成熟」和「守候」之間的關係;〈人車誌〉點出公路上飛馳是紓壓的「異質空間」,為駕駛者帶來快感;〈沙龍〉則描述了在飛逝時光中,試圖通過攝影留住時光的「人之常情」。〈陀飛輪〉不但以「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」,與之前四首「玩具詞」遙相呼應,在寫法上亦異曲同工,專門在「玩具」與人生感悟之間釋放繆思--如年少時青春無限不用戴手錶,後來才驚覺要努力向前,結果到了擁有一切時才發現時光如逝水、年華漸去。

究竟「陀飛輪」一名與手錶有什麼關係呢?「陀飛輪」英語為Tourbillon,法文作whirlwind,是鐘錶製造過程中一種裝置設計,由1795年Abraham-Louis Breguet發明。「陀飛輪」的設計相當於鐘擺,可以抵銷影響擺輪及游絲運作的力量,包括地球引力的不平衡,使鐘錶行進更加準確。「陀飛輪」貴為鐘錶製造中最具挑戰性及最有價值的工程和高級技術,同時也是收藏家及高價錶中最受歡迎的複雜設計,也成為高級消費品的代名詞。阿Y〈陀飛輪〉中,「手錶」這項玩具更糅合「時間」與「金錢」兩種元素於一身,並融會「一寸光陰一寸金」的古老諺語,悉心佈置了兩者戲劇化的衝突,把「時間」、「心跳」與「金錢」、「名錶」對立起來。

〈陀飛輪〉所以出現了前四首「玩具詞」未見的「矛盾掙扎」(例如紅酒、名車和攝影器材也可以是高級消費品),主要是建基於「陀飛輪」的另一個隱喻--「平衡」。「陀飛輪」設計技術的核心思想乃是通過對「平衡」的精密掌控,追求時計的準確性。當我們不免身陷「用我尚有換我沒有」的煉金術式「等價交換」現實,〈陀飛輪〉如果叫人放棄工作自然是不切實際的。因此〈陀飛輪〉銳意把「時間」和「金錢」的對立關係推演到極致,曲線演繹「失衡」的狀態--「曾付出幾多心跳/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/人值得命中減少幾秒/多買一隻錶……靈魂若變賣了/上鏈也沒心跳」──明顯地「把壞話說在前頭」,人生路自己決定。

另一方面,〈陀飛輪〉令人會心微笑的,也在於阿Y巧妙地把幾個名錶品牌「勞力士」、「伯爵」、「蕭邦」都鑲嵌進詞中--「勞力是無止境/活著多好/不需要靠物證/也不以高薪高職高級品搏尊敬/就算搏到/伯爵那地位和蕭邦的雋永……」--聽陳奕迅唱歌就恍如置身名錶品牌巡禮。這種寫法也是「成年男人玩具系列」中〈陀飛輪〉所獨有的。既是悉心經營「時間」和「金錢」的對立,如果詞中出現CASIO或TITUS等大眾化品牌,恐怕便難以製造「靈魂換名錶」的戲劇化效果。

想當然的是,集「潮人」、「時裝精」、「購物狂」於一身的阿Y,來寫「名錶」和「陀飛輪工藝技術」自是手到拿來入型入格。「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」一句更是大行家露一手的結果--「陀飛輪」錶面設計都必定可以讓人透過玻璃看清「陀飛輪」的運作。然而,〈陀飛輪〉的「小資」(以至「大資」)特質在「張廿蚊」肇事期間難免身份尷尬,甚至被KUSO(惡搞)為〈窮飛龍〉(副題為「小市民心聲」)──「勞力得幾多鈔票/煤電水單搾乾鈔票了/窮又(火農)剩低散銀只夠/多買一隻蕉/最低工資出鞘/如何保一家的需要/糧頭用到盡了貸款救助不了」。

〈陀飛輪〉遇上「張廿蚊」自是意料之外。無論如何,相比起〈葡萄成熟時〉,〈陀飛輪〉內藏機關之餘又寫得淺白易懂,令原本難以獲得共鳴的高級消費品,符號化為同時具有Y系簽名式和人生哲理的混合體。觀乎陳奕迅2010年《DUO》演唱會中將「成年男人玩具系列」聯合演繹時的熱烈反應,即使不明白什麼是「陀飛輪」的聽眾,相信對「Time is Money」的現實亦深有所感。

 

陀飛輪

主唱:陳奕迅

作曲:Vincent Chow

填詞:黃偉文

編曲:Gary Tong

監製:Alvin Leong

過去十八歲 沒戴錶 不過有時間

夠我 沒有後顧 野性貪玩

霎眼廿七歲 時日無多 方不敢偷懶

宏願縱未了奮鬥總不太晚

然後突然今秋 望望身邊應該有已盡有

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 也講究

直到世間個個也妒忌 仍不怎麼富有

用我尚有換我沒有 其實已用盡所擁有

*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 一堆堆的發票

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

 秒速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

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那樣緊要*

勞力是無止境 活著多好 不需要靠物證

也不以高薪高職高級品搏尊敬

就算搏到 伯爵那地位和蕭邦的雋永

賣了任性 日拚夜拚 忘掉了為甚麼高興

Repeat*

記住那關於光陰的教訓 回頭走天已暗

你獻出了十寸時和分 可有換到十寸金

還剩低 幾多心跳 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

連自己 亦都分析不了 得到多與少

也許真的瘋了 那個倒影多麼可笑

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

銀或金都不緊要 誰造機芯一樣了

計劃了照做了得到了 時間卻太少

還剩低幾多心跳 還在數趕不及了

昂貴是這刻我覺悟了

在時計裡看破一生 渺渺